paisible

爬坑广吃cp。

红线

【诚台部分】
【手机上不能单发文好麻烦】

——————————————————————

全文走这里或者戳lo主


http://1410538087.lofter.com/post/1d2827cf_a2d96d7【番外小甜饼】

http://1410538087.lofter.com/post/1d2827cf_a2bd915【靖苏部分【一】】

http://1410538087.lofter.com/post/1d2827cf_a2d9697【凯歌部分【三】【完】】


诚台
————————————————————

明台伸了手出去,却没抓住那个人的衣角。
——我没想让你摔下去,真的。

他第一次见到明诚的时候,他被大哥牵着,黑黑瘦瘦的,眼睛就显得异常黑亮,“小鹿”,他想。白白嫩嫩的小团子喜欢小动物,他喜欢小鹿。

他和他的小哥哥一起上课,小哥哥紧张得很,挪过来挪过去。明台伸出肉肉的小手,捏住明诚细瘦修长的手指。

打雷的时候,小团子吓得缩成一个球在被窝里抽泣。这时候,阿诚哥就拿着手电打开门,坐到床上笨拙得安抚小明台,小手有节奏地拍打着小明台的背。后来,雷雨过了,小鹿诚就抱着团子台睡着了。两个人搂在一起等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那天过后,打雷或不打雷的晚上,明台都会抱着枕头钻进明诚的被窝缩进明诚的怀里,让他的小哥哥拍着背哄睡觉。

明诚不再挨饿,蹭蹭地不断长高,长成了一棵松树——这是明台的想法。只有那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还是像小鹿一样。他还是我的小鹿哥哥,明台又想。直到在一天晚上,明诚的手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说:“小少爷,我要和大哥去巴黎一段时间。”明台抬起脸,说:“阿诚哥,不要去!你走了打雷的时候我会害怕的!”明诚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我的小少爷,你已经长大了。”明台不懂,长大了就要和阿诚哥分开吗?他皱起鼻子,拿着枕头回去睡了。

第二天,明诚明楼在火车站和明镜告别,明台躲在柱子后面看着他的阿诚哥提着硕大的行李箱依然挺直的背影。他突然好害怕好害怕就这样失去他的阿诚哥,那我不要长大好了。他鼻子一酸,就要哭出来,可是他忍住了。

——我没想让你离开,真的。

从那以后,明台再也没有怕过打雷了,却时常想念明诚温暖的手在背上拍打的触感。

明台的国文老师在课堂上深情并茂的朗诵情诗

——上帝也喜爱你,让星辰大海也沉入你的眼底。

明台突然就想到阿诚哥像鹿一样发亮的眼睛,他把这句诗悄悄地写在小本子上。

后来的后来,他的阿诚哥变得一身英气地从巴黎回来的时候,除夕晚他们在院子里看烟火的时候,还有阿诚哥抱住他,告诉他“别晃。”的时候,他的枪口对准自己的时候,甚至他在北平的胡同里行走或者四合院里晒太阳的时候,他总是能看到他眼底的星辰大海,轻轻地拍在他的心坎上

——————一下,一下。

后来,抗战结束了。明家——除了明镜,都埋了特工的过往,移民巴黎。大哥在巴黎大学安生地教书,阿诚哥依然是他的助理以及明家的管家。明台本在巴黎大学修文学,毕业后没顾大哥和阿诚哥的劝说,在市中开了一家照相馆。偶尔写稿给报社。常常也有欢喜他的文笔和才情的法国小姑娘找到照相馆里来,明家小少爷还是明家小少爷,无论在哪,都是浪漫的诗人。小姑娘们不知道,明诚也不知道,诗人的洗片室里永远有一张照片,是穿着大衣的年轻明诚,背挺得笔直,眼里闪着光。

明台在家里常常会偷看阿诚哥的画室。他的阿诚哥坐在窗前,背挺得笔直,一笔一笔地描绘着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这时候,他想:我的阿诚哥,果真是世上最美好的人儿了。

后来,明台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座桥。

桥上一个和阿诚哥长得很像的人手腕上绑了一根红绳,他转头问身边那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人:“红绳有何用?”

那个人扬了扬同样绑着红绳的手腕,“红线牵,许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他指了指提问的人“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谁是‘妾身’了?你才是妾身呢!”

“谁是水牛谁便是哈哈哈……”

可是自以为单相思的明台永远也不会知道,明诚受伤的那天晚上,模糊的梦呓其实是——

“明台……明台……”

——————————————————

特别鸣谢给我打电子档的petry

但是手机不好艾特

于是等到凯歌在上电脑艾特吧

lo主表脸的求评求热度还求小蓝手orz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