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sible

爬坑广吃cp。

红线【凯歌部分】【三】

我放个前文链接【其实我并不知道怎么放【如果不对就评论教教我射射】】

http://1410538087.lofter.com/post/1d2827cf_a2d96d7【番外【凯歌小甜饼】】

http://1410538087.lofter.com/post/1d2827cf_a2bd915【靖苏部分【一】】

http://1410538087.lofter.com/post/1d2827cf_a2cc356【这个是诚台部分【二】】


凯歌



谁也别拦我。处女座实在是不常冲动的,胡歌就更是非常非常不常冲动的。他只是想起了在琅琊剧组里他长得笼住小腿的羽绒服,想起自己在化妆的时候,那个人在许久之后才惊觉暧昧的眼神。他在万宝路的烟雾后依旧棱角分明的眼眶和唇线诱人。


他们明明有那么多深情的日日夜夜,傍晚的抵死缠绵,深夜的默默无言,清晨的早安吻和下午接机的惊险的快乐。可是在分手的第八天,胡歌最怀念的,只不过是那个人还没和自己在一起时的小小情愫。 
 


或许是因为还没揭开最后的幕布,不用面对那么多的现实,不用回避,不用修饰,不用解释,不必忍。感情那么美,那只小狮子自以为掩藏得很好,不知道胡歌早就已经看清楚,并且怀着同样的心思享受着他炽热的目光和淡淡的暧昧。


他们一起躲起来抽烟,在化妆间明目张胆地对视,胡歌大笑着逗弄王凯。王凯状似不在意地搂住他的腰,他也开玩笑地搂回去。然后,拉起下摆,照相。


他们确定关系的时候没有情话,没有告白。只有酒店男厕里一个满是酒气的吻。也记不得是谁先贴上去的。当天晚上,两个人就在楼上房间,滚到了一起。后来,因为工作的原因,他们常常几个月才能见面;因为工作的原因,在公众场合,即使好不容易见上一面,也只能装作普通同事,不熟。


胡歌重感冒在北海道的风雪里,家里那只金毛小狮子恨不得马上打飞的过来暖手暖床暖心。胡歌上春晚,痴汉王先生在电视机前吃着橘子盯着自己送的伯爵表嘿嘿嘿地傻笑。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那个胡歌真的想过期待过和他几十年之后的耄耋的男人,却在一场争吵过后杳无音信。其实他早该想到的,张扬热烈的狮子座没办法接受这种躲躲藏藏的态度。


他的手指停在微信聊天界面,再怎么样也刷不出消息。


“胡歌,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胡歌觉得太可悲,他们的分手竟也是在微信上。


是啊,我明知道的,我明知道的。


我明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你不会拉我炒作,你不会刻意卖腐,我明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我明知道你只想好好演戏,可是我却还是止不住敏感。


胡歌绝望地想。他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的细腻敏感。


“歌歌,你是不是喝高了?对着手机发呆?”对面的人还举着酒杯。


“没没没,就是有点儿闷,我去透透气。”


胡歌在门口的银杏旁站着吹风,夜色茫茫,在满街的霓虹前,他突然就想到萧景琰在城墙上送别梅长苏,这个太子,明明已经知道他的爱人回不来了,却还是让他走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放他走?你大可以挽留他,以你们的情,你们的关系,挽留他,为什么要放他走?


他又想起明诚在火车站送走明台,他把他的小少爷拖上火车,亲手制造了“生离”,只满脸泪痕地站在原地,喃喃:我的小少爷啊——为什么?为什么你也要送走他?阿诚……哥?为什么?


他最终还是想起了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酒气弥散。


吹着冷风,借着酒意,他发了一条朋友圈


——谁也别拦我。胡歌是非常非常不易地冲动了。他好想他。


手机震了一下,王凯的消息:“没人拦你,我也不躲。”


胡歌想,看吧,我就知道你懂。


他笑了,手指动了动,发了一个猪头过去 。


    —— FIN




———————————————————————————————


还有一个番外【


这是一个我觉得超甜的番外


但是

看了的人都说甜的不明显orz


特别鸣谢 @petry 


lo主文力低下


产粮速率也低


只在这里求热度以及小蓝手以及求勾搭【躺平露肚皮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