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sible

爬坑广吃cp。

红线

【注意看tag避雷】

【lo主文力低下 不喜勿戳】

【高中狗上课产粮也是很拼】

【我觉得自己应该是看了暮星太太的文受了启发真的敲喜欢暮星太太但是我不敢艾特太太orz】

————————————————————————————


全文走这里或者戳lo主


http://1410538087.lofter.com/post/1d2827cf_a2d96d7【番外小甜饼】

http://1410538087.lofter.com/post/1d2827cf_a2cc356【诚台部分【二】】

http://1410538087.lofter.com/post/1d2827cf_a2d9697【凯歌部分【三】【完】】

——————————————————————————————



王凯觉得耳边好似有窸窸窣窣的响铃声。


叮叮叮——


夜色已浓。他听了铃声突然就有欣喜从心底蔓延开来。他觉得自己不由自主急匆匆地站起,站定在书架前,拉开后看到了一个看不清脸的人。心突然就开始快速地跳起来。


恍恍惚惚的。王凯像在画一幅画。阳光铺在画布上,把画布上的脸照的很明亮温暖。他的心里安静的像春天的塞纳河水,轻轻荡漾。


他的耳边有清亮的笑声,手心被人握的都是汗。他觉得被捏得很不舒服,却不太想松开,只想握的再紧一点,再紧一点。好像这样,就能永永远远地抓住身边人,再也,再也不分开。旁边的人把手抬起——


       红色的细绳绑在白皙的手腕上,那么刺眼。




王凯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裹着毯子窝在剧组的躺椅上。他拿起手机给微信对面的人发了个消息——我刚刚好像梦到你了。


------------------------------------------------

靖苏

      我有一个没有正式名义的兄长,他比我们几个皇子都要大一些。他说我的父皇并不是他的父亲,起初我是不相信的。父皇对他很亲切,总是“庭生”“庭生”地叫他。蒙帅是他的武学老师,父皇闲时也会指导他,幼时我曾因为这样嫉妒过他。

      

      后来我发现,无论是蒙帅还是父皇,和庭生兄长在一起时,总是有一种特殊的氛围,尤其是父皇,他好像变成了另一个我不认识的陌生人。好像可以透过兄长看到另一个人。


     在我看来父皇是极英俊的,恐怕在天下人看来,也是如此。就像书里形容的剑眉星目,是极英武豪气的。可是,那么严肃的父皇,在面对庭生兄长的时候,父皇的眼里总是有看不到底的海水。海水里浸泡的都是思念与哀愁。


     一次雪天的时候,我实在是没忍住,我问了庭生兄长。兄长没说话,只是埋着头往前走,周围好像只剩下嘎吱嘎吱的踩雪声。他走到一株梅花前停下脚步,对我说:“那个人有一个很美的名字,梅长苏。苏,没而复始者也。他有一双很美的桃花眼,但是桃花眼里藏着的是好像没有人能够看得清的筹谋和过去。”

     令我惊讶的是,梅长苏和英名远扬的林殊将军竟是同一个人。兄长说这本是辛密,但是他觉得我可以知道。

     

      我小的时候就注意到父亲房里好像有一张特殊的弓,那应该是一把好弓,我常常想。我念书的时候偷偷抬头看父皇,就时常会看到他望着那把弓发呆平时像柏树一样英挺的父皇会显得那么脆弱,但是他好像又在笑,好像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庭生兄长告诉我那是林殊将军的弓。


      “陛下对苏先生和常人是不一样的,"兄长同我讲,”苏先生曾经教导我读书,也是他改变了我的生活。谁对谁上心真是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就像当年还未嫁给聂将军的郡主的目光所尽总是苏先生,而顺着苏先生的目光总是能够看到陛下一样。“而这样的道理,我却是等到十七八岁的光景,情窦初开时,才真正的明白。


       后来,我长大了一些,成为了太子。我与父皇下棋时,曾经问过一个我知道答案的问题”父皇,那张弓出自何处?“我问出这个问题时心扑扑地跳,就像我第一次意识到父皇与故去的苏先生,或者说林殊将军那些隐秘的感情的时候一样。父皇顿了顿,淡淡的说:”那是你林殊伯伯的弓。"仿佛没有意识到“伯伯”这两个字在皇族中的意义,我点点头。


     父皇同我讲了一些他年少时的事,讲到他和林殊伯伯在战场上背对背抗敌,讲到他和林殊将军在春日的九安山驰骋。也只有这个时候,父皇的眼睛里才会有灵动跳跃的笑意,仿若真是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


      后来,父皇老了,我逐渐掌政。宫里的消息传得快。我有时会听说父皇某天深夜在林氏宗祠徘徊,也有民间传说城里的苏宅一直没人住是因为闹鬼,宫里有闲言碎语说父皇手里时常磨着的珍珠是仙人留下,可葆青春。而我有时听到就会重处这些人。


      而我知道都不是。这一切都是因为父皇那一点被掩在清明盛世后的平常儿女的小心思。他与那个“金陵城中最明亮的少年”的一些或平常或惊心动魄的过往。

 

     但是父皇所说的,永远都是”你林殊伯伯“,”梅长苏“这三个字,从来没从他口中出现过。


     后来的后来,父皇缠绵病榻的时候,我曾经这样为父亲祈祷过——



      希望苏先生在下一世能够与父皇生在平常人家,能够相伴左右,一生相守。


——————————————————————————————————————


      很多年以后,奈何桥上有两个并排走的青年。一个一袭白衣,桃花眼满含笑意。一个身着玄衣,剑眉星目,不怒自威。若仔细看,他们的手腕上各自拴着一条红绳。

     孟婆递给他们两个碗,又用食指在他们的额头点了一下。两个青年喝尽碗里的汤,相视一笑,肩并肩地渐行渐远。

————————————————————————————————————


lo主其实是写完了的,连同番外都。


但是我打字太慢【蹲墙角哭


这么多我打了两个多小时


顺便说原文是上课和自习写的纯手写


我的作业啊啊啊


好纠结要不要打诚台和凯歌的tag我想了一下还是打吧 毕竟三生三世。


有没有好心人来帮俺打一下电子档啊,俺把手写照下来发给你啊嘤嘤嘤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