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sible

爬坑广吃cp。

萤火之光【凯歌】【二】【此章有撩慎入】

lo主是第一次写撩【。

 

尺度这么小应该不会挂吧

 

跪求lo娘手下留情

 ————————————————————————————

 

上一章戳这里——

 

【萤火之光(一)】

 

 ——————————————————————————————————

最近胡先生非常焦虑。

 

从中学开始,胡先生就被各种各样的男男女女包围,追或被追,只要他想要,就没有不到手的。

 

只是时间 都不长久罢了。胡先生总是能很快地投身于工作或者新恋情里,大大方方地说再见。

 

他最怕恋人对他说“你不爱我了”或是“你真的爱我吗”,特别是女生明亮的眼珠里盛着泪水,咬着嘴唇看着他。

 

他顿时觉得之前所有“大方”、“坚强”、“活泼”之类的他喜欢的特质全部都离眼前这个人而去了。

 

剩下的只有————

 

麻烦,让人头疼。

 

只是他从不主动说分手。不是出于骄傲,更不是出于同情。

 

或许是因为他相信,所有的爱情都不能持续一生,而亲情——可以用陪伴和相守来滋养。

 

只是他一直很困惑,为什么他明明从来没有变过,前任们都会或冷漠,或伤感,或哭或笑地说:你不是真的爱我,我们分手吧。

 

胡先生只能一脸懵逼地想————

 

麻烦,让人头疼。

 

只是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一个人——他不活泼,也不会撒娇。但是他有一双温柔的眼睛,有一张一笑就满是褶子的脸,有一副笑的时候想跟着他笑认真说话的时候能让你掉一地鸡皮疙瘩的嗓子。

 

可是让胡先生咬牙切齿的是,不管他明示,暗示,那只水牛都无动于衷。

 

尼玛我都说“我宣你!”了,你就不能有点表示吗?!!

 

当胡先生在剧组花园里绕着某水牛转圈圈的时候如是想。

 

不管胡先生是骑着马追他,还是在桃花下挑着桃花眼看他,或是在城墙上隔着烟雾望进他的眼睛里。

 

那个人只会笑得满脸褶子,眯起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

 

胡先生没办法,只能一边喜欢,一边无奈;一边开心,一边失落。

 

胡先生多年在情场打滚儿,他撸起袖子,准备放大招了——

 

当天晚上,胡先生在酒店房间里洗完澡,就着湿淋淋的头发打理了一下,喝了两口红酒。

 

他对着镜子笑了笑。抓起剧本去往了——王先生的房间。

 

当他面前的门缓缓打开的时候,他的心情和中学时揪前桌女生的头发她气急败坏地转过来的时候是一样一样的。

 

所以当胡先生看到明显喝了点儿小酒脸色酡红的只穿了条裤衩的王先生的时候,差点没憋鼻血憋出内伤来。

 

但是他忍了,他想,今天他是来色诱别人的,不是来被人色诱的。

 

他咽了下口水,举起剧本在裤衩凯面前晃了晃。“我来找你对戏的。”

 

裤衩凯招牌笑着引他进了屋,让他在床沿坐下。

 

“我去洗澡,你在这儿等会啊。”

 

说着,倒了杯红酒就进浴室去了。

 

听着旖旎的水声,胡先生眼珠儿转了几圈,喝着红酒想——

 

床、酒、人都齐了!还等什么!

 

过了一会儿,王先生披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在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昏暗的房间里闻到了淡淡的古龙水味,走近了,才看到平日的朝思暮想的人正以一种极度妖娆的姿势躺在床上——

 

浴袍敞开露出肌肉紧致的胸和上面深色的乳【我也不知道需不需要河蟹】首,一字形的锁骨上还有头发上滴下来的水珠,小腹精瘦,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浴袍一点儿也不多地刚好遮住春光,大腿张开,小腿下的脚丫子安静地垂在床沿,趾甲温润。

 

王先生觉得呼吸加快,整个脸都烧了起来。

 

 

明明不敢,也不想靠近,可是双腿就是不听使唤,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床沿边上微俯着身子,直勾勾地盯着床上人颤动的睫毛和微张的嘴唇。

 

他觉得自己的理智正在远离自己,脑子里只剩下他的睫毛、嘴唇、胸膛,只剩下伸手这一个想法的时候——

 

床上的人突然弹了起来,一双闪着得逞的精光的眼睛在眼前放大,温热湿润的嘴唇贴上来,猝不及防地,一个湿润的东西挤开了他的牙齿,缠住了他的舌头。

 

王先生觉得自己已经没办法思考了,只能愣在那里。

 

脑子里连那个“伸手”的念头也没了。

 

他被吻得晕乎乎的,刚刚抬手搂住对方的腰,就被勾住脖子带到床上。

 

胡先生吻技太好,王先生一心想把手探进胡先生的浴袍里,却被抓住手腕,内心正在焦急,又被迫抬起下巴。

 

胡先生一丝丝描摹他的牙床,不时用牙齿轻轻撕咬他的嘴唇。

 

王先生被抓着手腕,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他在口中攻城掠地。

 

王先生仰着头,被身下人死死地勾着脖子,抓着手腕,另一只手还搂着对方的腰。

 

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可是身下人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觉得嘴唇上轻微的肿痛已经蔓延成全身酥麻的快感。

 

隐隐尝到淡淡的血腥味,睁开眼就能看到对方挺直的鼻梁,桃花眼已经蒙上一层勾人的水雾。

 

两个人都穿着浴袍,灼热的分【和谐】身隔着浴袍相互摩擦,晶莹的唾液顺着身下人的脸颊、下巴流淌而下,更显得勾人。

 

整个房间里响着淫【河蟹】靡的水声。

 

王先生焦躁地想挣脱手腕上的桎梏。

 

想要,想伸手,想更深入。

 

谁知胡先生却突然睁开眼睛,松开他已经红肿的唇瓣,清醒地推开他。

 

他的脸颊和下巴上还带着两人的唾液。眼带狡黠地摇了摇头。

 

他又凑近,温柔地舔【河蟹】掉王先生红肿的嘴唇上挂着的银丝。

 

然后站起身,理了理浴袍,让两【和】腿【蟹】间显得不那么明显,就抓起剧本,装作施施然地开门出了房间。

 

王先生一脸懵逼地坐在床沿,升着小旗,肿着嘴唇,浴袍敞开。

 

他听见胡先生关房门的声音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

 

这章分量好足啊——

 

尺度这么小,应该不会怎样吧

 

下一章会有肉【信我】

 

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放肉

 

评论教教我嘤嘤嘤!!!!!

 

 

——————————

求粉

 

求小红心

 

求小蓝手

 

球评

 

求勾搭

 

_(:з」∠)_

 

 

 

 

 

评论(12)

热度(57)